新闻>艺术杂谈>正文

丹纳《艺术哲学》希腊雕塑篇:以种族、时代、制度为切入点

更新时间:2020-01-10 12:35:00 来源:文人墨鹤 编辑:路旭霞 浏览量:75

在人类艺术史的文明演化中,古希腊雕塑可谓是不得忽略的一抹重彩,甚至说它是典范也不为过。在那一块“三角形”的辖域中,艺术首先成为自觉地“为美而美”的行为,并凭借其魅力对后世艺术产生了基底般的影响。

image.png

法国哲学家丹纳的《艺术哲学》(傅雷译本)中,于第四编讲解了希腊雕塑的相关内容。他遵循着他实证主义的科学精神准则,以种族、时代、制度为切入点,并通过字里行间洋溢着热情与理性逻辑的辞藻,为我们开辟了一条洞悉古希腊雕塑的独特的路径。

第一章,种族部分

丹纳先从希腊的地理自然环境出发,通过对希腊的形状特点、区域位置、丘陵地带的特点的叙述,表明了希腊人的性格受自然环境的影响很重。而且希腊人对纯粹科学与抽象证据的爱好,使得它们聪明早熟、好奇以及充满探索力的生命状态在科学发明方面造诣颇深,并由此联系出艺术、哲学上的爱好的相关性。

image.png

因为希腊的山、河、海等自然景物大都形体明确,使得希腊民族热衷于对线条美、形体美的感知与缔造,以至于在头脑里习惯于“肯定的”和“分明的”概念。他们的宗教观念十分单薄,对无所不在的神兴趣不大。创造神是他们的一种游戏艺术行为,而且这些神“与人接近而且性格确定”,这与他们对人生与命运持以完美而狭隘的观念有关。

希腊民族拥有乐观精神,他们追求鲜明的易于感受的乐趣,爱美,意境明确又善于保持有度的中庸之道。丹纳还通过与现代人对比揭示出古希腊人对待科学与哲学的态度是灵活的、不严肃的。

第二章,时代部分

丹纳通过将古希腊人与今人对比,指出了古希腊人的生活与精神比今人更朴素简单,他们受文明的奴役少,更接近自然人的本色,过去的文化对近代文明的影响很大。通过分析基督教的原旨教义,丹纳得出希腊人对于死以及对于“他世界”的观念是非常乐观的。

image.png

现代人的观念与情感是不协调发展的,而在希腊人那里却是协和健美的。而且通过考察语言的适用性,丹纳还总结出现代语言与古希腊语言的差别,并认同现代语言是“渣滓”,而古希腊语言包罗万象具有活力的特点。

通过指出现代文明是“煞费经营而混杂”的,而希腊文明是“不假思索的簇新的文明”的,体现了希腊人对文明具有主动权。还指出了希腊人的精神状态与他们的重视肉体美的艺术形式是相适应的特点。

第三章,制度部分

丹纳指出希腊世界是从原始而经久的精神文化变迁的模子中脱胎而来的,通过列举很多著名的神话传说,以及引用戏剧家的作品,提炼出了舞蹈与体育在希腊民族中所占据的重要位置。

还总结性的归纳了艺术品的产生与时代的而先后关系,而希腊雕塑便是一种完全明确而丰满的反映现实的艺术——“和谐的经过扩大的回声”。文内指出希腊的雕像艺术不仅造出了最美的人,还造出了最美的神,而且发现并非所有的神与实物合为一体的程度一律相等,希腊人把自然力拟人化的变形程度各有不同。

希腊的神是地域性的,每个地方都有自己专属特色的神。丹纳还例举了战神雅典娜之于雅典的故事传说,表明了神与人的亲密性,以及希腊民族尚武的特点。

相信没有人在看完了丹纳对古希腊人的描述后,不会对古希腊人产生某种喜爱之情。一个如此朴素、健美,把制度作为手段,热爱运动,多才多艺却并不被其所恼,各项才能互不干扰而协调共进的自然的人,谁能拒绝他的魅力?

古希腊人是某种程度上的高等的人,他们是哲学意义上的完整的人,而不是现代社会零件式枯燥的或经济或政治的附属品。借用亚里士多德观点,希腊民族的艺术就是形式与质料的完全统一。他们没有被感性-理性的二分思维法则桎梏,而是自由自在地徜徉在那座靠海的岛屿上他们探讨哲学与智慧,追求艺术与知识,并以此为乐。

陈丹青说:“希腊是人类的永久教师。”

由此又可见,我们的现代文明从希腊那里能吸收多少养分。希腊人永远是心态年轻的,精力旺盛的,由这种人组合而成的希腊社会自然是健美的代名词。

希腊文明就像一颗恒亮的星星,在历史的长空中闪耀着,并能因为其健美性、丰富性为后代永远的学习与借鉴,因此,希腊艺术又是永恒的。

在丹纳对希腊雕塑艺术的描述中,我们能明显地感受到丹纳本人对古希腊文化的喜爱,以及对近代文明的批判态度。他所引证的根据都源自客观实际,并且重视历史考据,使得他的观点具有雄辩力与说服性。

善于分析的丹纳认为对艺术品的鉴赏是有客观标准的,他说:“每个人在趣味方面的缺陷,由别人的不同趣味加以弥补:许多成见在相互冲突之下获得平衡,这种连续相互的补充,逐渐使最后的意见更接近事实。”

image.png

但是在文中,他似乎只采用了对他即将要呈现的观点有利的事实,对不利的材料却不加涉及,这就体现了他分析的片面性。

对于古希腊雕塑的分析,仅仅从种族、时代、制度的角度出发,只会使得分析的结论导向不够精深准确,他没有意识到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关系是极度密切的,甚至没有注意到希腊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在于希腊民族的原始生产力与生产关系。

虽然丹纳的观点具有片面性,但是毕竟没有任何一种观点是十全十美的,所以他的观点之于我们,还是具有极强的参考价值的。而在他所呈现的希腊雕塑艺术的思考中,我们仿佛置身于那个久远的苏格拉底的年代,那是一个伟大而辉煌的时代。


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