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艺术论文>正文

城市雕塑之互动篇|一座雕塑讲述一则故事

更新时间:2019-01-08 11:02:00 来源:燕赵都市报 编辑:路旭霞 浏览量:179

作为历史悠久、魅力独特的艺术形式,雕塑因其强烈的视觉效果、蕴含的深厚感情及不朽的艺术生命力独立于世。城市雕塑是雕塑艺术的一种表现形式,也是一种公共空间的造型艺术。城市雕塑是一座城市文化的外在呈现,它可以丰富城市居民精神文化生活,记载并延续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更加温暖这座城市。雕塑是城市的一个细节、一张名片,优秀的城市雕塑作品常引得市民合影留念,因为它雕琢出了历史与文化,人心与情怀,以及一个城市的过去与未来。

image.png

▲《冠军之城》雕塑

城市的眼睛

李英发(石家庄)

如果把城市比喻成一个美人的话,那么,雕塑就是美人明眸善睐的眼睛。

城市雕塑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城市代言人的功能,体现了城市的文化和品味。城市雕塑如史书上的插图,记载了不同时代的历史和文明,看不同时代的雕塑就像读不同年代的教科书。雕塑如凝固的画、立体的故事、浓缩的精神,记录着岁月的风云变幻,记载着时代的喜怒哀乐。

因工作关系我经常出差,去过一些城市,也见过不同城市的不同风格的雕塑。其中,有些雕塑令我印象深刻。浙江省上虞市建有我国最长的城市雕塑群《舜耕》,这个雕塑群的建成,引来了大量的游客,给城市文化交流和经济交流带来了很多机会。

走过千山万水,见过雕塑如云,我觉得还是家乡栾城的一群雕塑最亲切,让我念念不忘,铭刻于心。

2009年,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中宣部、中组部等11个部门联合组织评选出了“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为大力宣传弘扬“双百”人物的光辉业绩,用“双百”人物的伟大精神激励和教育广大人民群众,栾城县(今石家庄市栾城区)精心谋划建设了集教育、休闲为一体的“双百”人物园,这是全国首座以“双百”人物为主题的雕塑群。

“双百”人物园坐落在新城区栾武路中段南侧,占地约150亩,园内分列圆雕塑、浮雕墙、名人亭、名人长廊等,焦裕禄、雷锋、江姐、戎冠秀、冼星海……一尊尊雕像栩栩如生。他们有的昂首而立,有的凝眉沉思,有的挥手示意。“双百人物园”设置了两大景区,南侧是以“英雄赞歌”为主题的雕像景区,表现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北侧以“和谐之声”为主题,表现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双百人物园”集教育、休闲于一身,建设“双百人物园”是全国首创,成为栾城一个新的城市坐标。

“双百人物园”虽然建成时间不长,但早已经深入人心,成了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天来这里参观游玩的人络绎不绝,尤其是一些重要的节日和时间节点,更是人山人海。人们在休闲娱乐的同时,也潜移默化地接受着教育。这种教育不是空洞苍白的,而是具体可感的,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实实在在的,不是强加于人的,而是潜移默化的。

“双百人物园”渐渐成了栾城的一大景观,成了人们瞻仰英雄,学习模范的圣地。“双百人物园”为栾城增加了时代感,也为栾城增加了一分厚重和大气。每次看到这些雕塑,我都忍不住放慢脚步,捧上一份虔诚,让这些雕塑为自己补补精神的钙,取取心灵的暖。

小城的冬天不再寒冷,栾城因为有了这个顾盼流转的眼睛而更加灵动迷人。

美,就在身边

吴宝平(泊头)

曾经,雕塑距离我很远。雕塑是艺术,是美。艺术都是奢侈品,不是必需品。我小时候长在村里,哪里见过雕塑。也去过县城,但那时的县城也是没有经济实力和美学眼光打造雕塑的。所以我知道米开朗琪罗,知道掷铁饼者、断臂的维纳斯、大卫,却没有见到过任何雕塑。

第一次见到现实中的雕塑,是在沧州念师范时。沧州铁狮子,闻名已久,终于有机会见到,很是激动。铁狮子,顾名思义是铁铸的狮子,很雄伟,有气魄。在那照张相很不容易的时代,我还是留下和铁狮子的合影,从此我到任何地方看到任何雕塑都要想法与雕塑合影。

我去过一些大城市和旅游城市,那里雕塑多得让我吃惊。我不厌其烦地与它们一一合影,大约同行者厌烦了,半开玩笑地说我“自恋”“爱照相”。我宁可让她们以为我自恋,也不能让她们知道我对雕塑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般的心理。

这几年城市建设发展很快,我工作所在的县级市,随便一个城市广场,一个街心公园,都有精美大气的雕塑,终于能让我褪去和雕塑合影的热情,但是去外地还是要给见到的雕塑拍张照片的。我和雕塑们的合影,基本都是站在雕塑前面,伸展右臂的动作。看到一些人攀爬雕塑,我心里很是不满,这是亵渎艺术,破坏美。

雕塑密度最大的,除了一些公园,就是高校校园。说这句话,我是很有信心的,高校校园一般面积大,风景优美,有文化内涵。像我所在的学校,多年前我第一次到学校试讲,就被一进校门的雕塑吸引,围着校园转一圈,对这所学校产生了很不一般的感情,就想以后若能天天在这样的环境中,就没有什么遗憾了。于是讲课时,我发挥自己的最好水平,如愿留在这里。于是从此只要我愿意,我天天可以看雕塑,摸雕塑,和雕塑合影。

正对着大门的是“校庆台历”,正面是一本打开的日历,镌刻着学校校名的演变名录,背面是篆书“求索”,寓意不懈追求积极探索的求索精神。办公楼前是孔子雕像,红色基座,金色华表,基座大约一米六高,上面是汉白玉的孔子立像,基座上四个金字“万世师表”。作为一所将近百年的师范院校,孔子是我们共同的学习的表率。图书馆南面有两座雕塑相邻,一个是翻开的书,书页上绘着鲁迅的画像,写着鲁迅的名言“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座雕塑是水泥制的,外面涂上了涂料。紧邻的是一块大石头,中间一支刀笔,笔尖是铁做的。鲁迅先生以笔代戈,十几部杂文像匕首像投枪,和黑暗的旧社会战斗一生。图书馆后面有座奔牛雕像,黑色基座上一只屈膝低头牛角用力向前顶的牛,象征着坚韧不拔敢于奉献的师者精神。音乐楼后面有一个雕塑,基座和雕像都是浅白色的,好像弯月般的半圆椅上一位齐发长裙少女捧着一本书,少女倚在弯月上,娴静优美,这是学校最清新优美有艺术气息的雕塑。此外,草坪上还有展翅的仙鹤,觅食的小鹿,快乐的白兔,威严的狮子,当然学校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我们的校标——火炬。别的雕塑只有进了校园才能看到,这火炬却是离着学校几条街都能看到,高高的塔上,红艳艳的火炬,象征着百年名校薪火相传。

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独自一人绕行学校一周,为这些雕塑拍照发到朋友圈。当年只在书上看雕塑,以为雕塑是遥远的,是奢侈的,今天雕塑就在我身边,天天伴着我。不能不说,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就在身边。

城市雕塑的文化符号

赵同胜(保定)

印象中,这座城市的雕塑,是楼房长高了以后才多起来的。一位艺术家朋友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而雕塑是跳动的音符。我既不懂建筑,也不懂音乐。他的话让我犹坠雾里,不知所云,也只能在那些雕塑里寻求想要的答案了。

但凡雕塑,都不是无来由的,而是与城市的历史和文化密切相关,可以说,它是这座城市最为简约的文化符号,即便是外地人,初次到这个城市,也能通过街头的雕塑,对城市历史和文化有个大致的了解。如此说来,城市的雕塑一如一张张鲜亮的名片,展现出摄人心魄的魅力。

我所居住的保定,是一座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名人荟萃,贤达众多,唐尧、刘备、赵匡胤,这些帝王自不必说,廉颇、蔺相如等将相亦耳熟能详,科学家如祖冲之、郦道元,文学家如贾岛、刘禹锡、崔护、卢照邻,戏曲家如关汉卿、王实甫,等等,不胜枚举。在规模宏大的军校广场,除了那尊身着戎装、骑马驰骋的《将军摇篮》的雕塑惹人注目外,分列广场两侧的保定名人雕塑群,更是蔚为壮观,每每徜徉其间,总有目不暇接之感。如果说这个雕塑群尚以文字介绍为主,凸显不出人物形象的话,那么,在保定植物园东侧,有一座宏大的建筑,名为“文化苑”,在《保定赋》铿锵文字的环绕下,保定历代58位名人的形象被雕刻得栩栩如生。每年,我都要到那里走上几遭,感受保定的古老与现代,感知文化的厚重和魅力,进而激发自己热爱家乡、热爱河北、热爱祖国的内在情怀。

城市从历史走来,积淀了太多的文脉,承续优良的基因,阔步迈向新时代。《京畿之门》雕塑坐落在保定东站的广场上,开阔的视野下,使得这座雕塑显得雄浑而又有气魄。保定素有“京畿重地”“首都南大门”之称,“京畿之门”因此也就有了其独具的象征意义,红色的基调象征热情似火,镂空的造型蕴含大美之艺,昭示着保定打开大门,敞开心扉,迎接八方来客。那天,我从保定去省城,朝霞映照下的《京畿之门》流光溢彩,璀璨夺目,那一刻,似是有一种荣耀感激越着我,不由得向它行了几分钟的注目礼。列车渐行渐远,那雕塑也实实地镌刻在了我的心上。

保定“冠军之城”的美誉,融进了那座同名的雕塑里,一览无余,基座上,冠军们英姿勃发,气韵不凡。雕塑的顶端,金灿灿的奖杯夺人眼目。好像没有哪一座地级城市能像保定这样,拥有如此多的世界冠军和亚洲冠军,郭晶晶、钱红、庞伟等奥运冠军,似乎让雕塑也彰显了世界力量。

听一位熟谙保定文化的朋友说,这些年,保定的城市雕塑每年都在增加,星罗棋布,分散在市区各个方位,足有几十处,除了上述列举的几处外,像《狼牙山五勇士》《太行赋》《忠义千秋》《祖冲之》等,都体现了保定的人文禀赋,是保定不可或缺的文化符号。

闲时,驻足雕塑前,于穿越中回到现实,每一个文化符号,像雪花一样,在我心里融化成有温度的水,润泽了内在的渴望。

image.png

▲冀之光塔

石家庄的“红色”雕塑

朱彩娟(石家庄)

说起石家庄的城市雕像,倒让我想起了一段段往事。

1994年,我来到石家庄上大学,军训结束后的周末,便和在石家庄的一众同学迫不及待地相约要聚一下,地点是第一工人文化宫的毛主席像下。乘坐公交车到达约定的那一站,老远就看到毛主席像。

在一宫的广场上,那群刚刚跨过高考独木桥、期待着展翅飞翔的小青年儿,迫不及待地畅谈着进入大学后的理想和未来。因为那次相聚,毛主席雕像不仅深深地印在了我们的头脑中,而且也成为之后聚会的温暖开场白。毛主席雕像被市民和游客定格在照片中,是咱庄里人心目中地标性的城市雕像。

2006年的建队日,作为少先队辅导员的我们,一起来到了太平河景区,相约在滹沱河河边的冀之光塔下,开展“为青春系上鲜艳的红领巾”主题活动。作为少先队员的亲密伙伴,佩戴着鲜艳红领巾的大队辅导员,在队旗下畅谈属于自己的青春序曲。冀之光塔,作为太平河景区的地标性建筑雕塑,如一位长者,在微笑中关注着我们的成长。滹沱河那淙淙的流水,扬起了寄予着我们青春梦想的纸帆船。之后,每次经过冀之光塔,都会忆起当年那欢快又活泼的靓丽身影,激发为少先队事业拼搏的热忱。

在石家庄工作20年,我曾和学生一起去参观石家庄解放纪念碑,在聂荣臻元帅的题字中,了解石家庄的历史;也曾走进平安公园,走近石家庄集中营蒙难同胞纪念碑,引导孩子们感悟革命战争的艰苦和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也曾和学生一起走进西柏坡,站在“五大书记”雕像前,共同回味“新中国从这里走来”的光荣历程……

石家庄,这个前进中的年轻城市,处处充满着红色情怀和革命精神。正是这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城市雕塑,于无形中化作先锋,点燃着城市进步的激情,彰显着属于这个城市独有的风骨和底色。或许是学校大队辅导员、德育主任的角色,使我更多地关注到石家庄的革命史、奋斗史,更使我在内心中擎起了一面旗帜——我愿带孩子们看遍咱石家庄的红色雕塑,传承咱石家庄的红色精神,不忘初心,做努力奔跑的追梦人!

城市文化的一道风景线

许双福(西安)

去过兰州的人,很多人会去看看“黄河母亲”雕塑,“黄河母亲”雕塑是兰州市的名片。一条黄河穿过兰州城,讲述着黄河母亲的故事。说到深圳,人们会想到《春天的故事》这首歌,想到莲花山上的邓小平铜像和深南大道旁的画像,成了深圳一种特别的精神地标。

城市里的雕塑向人们讲述着一个个故事,展示着一种文化,又是城市的一道风景,给城市增添了美的色彩。立于城市公共场所中的雕塑作品,它在高楼林立道路纵横的城市中,起到缓解因建筑物集中而带来的拥挤、呆板、单一的现象,有时也可在空旷的场地上起到增加平衡的作用,它不仅仅只是个雕塑,还承载着它应有的功能性以及一个地段的文化气息,有时候又成为人们拍照的背景。漫步在街头,突然出现一座有着深层寓意的雕塑,令人眼睛一亮,给人一种美感,充满想象,充满活力。

有一年我到乌海市,早起晨练走到了一个街头广场,看到了一座高大的雕塑,反映的是煤矿工人井下采煤的场景,一名工人双手握着风钻,一名工人送着风管,聚精会神地看着钻头,让我即刻感受到已身在煤城,感受到煤矿工人的辛勤的劳作,采煤工人的千辛万苦。一个城市的雕塑,反映自己城市的特色展示其文化内涵,使用的材料不同,有青石、不锈钢、大理石等等,各领风骚,各有各的风姿。有展示当代风采的,有展示人物的,有展示历史故事的,创造者手法不同,理念不同,艺术感观不同,人们看到后感受又不一样,美的同时,也是城市韵味的体现。

一座雕塑讲述着一段故事,展示着时代风采,诠释着文化,是城市之彩,是城市一道精神与文化的风景线。

雕塑的气质

张莉(邢台)

我认识一个很会做雕塑的人,宋小鸿。他的从艺经历,在今天看来像是天方夜谭。他最初的“绘画”,就是捡根树枝在院子里描画着徐悲鸿、李可染等大师绘就的连环画。那时,他还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尽管树枝为笔土地做纸,画出的人物竟然像模像样,这或许就是天赋吧。母亲的剪纸在当地小有名气,父亲是石匠,宋小鸿就这么在民间艺术的熏陶下长大。

十七八岁时,宋小鸿和两名同伴,揣着20元钱离开家乡,徒步去山西、河南寻师学画。因为痴迷,所以孜孜以求。他自学了解剖、色彩、透视学,较之科班出身的美院学生毫不逊色。

郭守敬是宋小鸿结缘雕塑的契机。达活泉公园观星台前的郭守敬青铜塑像,让宋小鸿第一次领略到雕塑的魅力,自此浸淫其中。2005年,郭守敬科技文化周在京举办,市政府征集安放在北京什刹海的郭守敬铜像样稿时,宋小鸿迅速而准确地将自己心中打磨过千百遍的郭守敬表现出来,顺利通过评审。

当时,北京正在拆除不合格的城市雕塑,全城保留了1008座雕塑,并且基本上不接受外地雕塑进京。当宋小鸿的郭守敬铜像样稿送到首都雕塑委员会时,由中央美院组成的专家团竟然一致通过。郭嘉端老师欣赏宋小鸿的艺术才华,特意将他留在自己的工作室,亲自为他修改样稿,成就一段师生情缘。

当京城第1009座雕塑屹立在什刹海时,诸路雕塑大师忍不住好奇前来观看,引得一片赞叹,都猜作者应该是位老先生,才能如此准确地把握郭守敬沧桑而不失睿智的神情。其时,宋小鸿还不到四十岁。

缘,妙不可言。如今,宋小鸿有了自己的雕塑艺术馆,就在达活泉公园近旁。与宋小鸿品茶聊雕塑,他说每个雕塑都有自己的气质,雕塑者要做的就是找到这种气质,并表现出来。聊着聊着,发现谈得最多的竟是中华文化。反观他的作品,时尚、抽象的不多,古代人物雕塑却渐成气候。这些雕塑矗立在城市中、游园里,成为地标。

据《后汉书·光武帝纪》记载:“光武于是命有司设坛场于鄗(今柏乡)南千秋亭五成陌。六月己未,即皇帝位。”柏乡因此成为光武中兴之地,自然少不了为刘秀塑像。宋小鸿的样稿脱颖而出。光武帝刘秀于昂首挺立的马背之上,身着甲胄,外披大氅,挥手之间定天下。雕塑被安放在进出柏乡县城的必经之路上,引路人侧目。

豫让,是宋小鸿的另一个古代雕塑,在豫让桥附近的豫让游园里。豫让吞碳涂漆改变容貌,潜伏在桥下伺机刺杀赵襄子,是历史上最悲情的刺客之一。宋小鸿刻刀下的豫让,须发浑然,面目沧桑,衣衫褴褛,赤裸胸膛,然眼神坚定,剑将出鞘,将豫让定格在刺杀前毅然决然的一刻。还有伫立在将军墓公园的蔡仲将军,顶盔带甲,披风猎猎,两腿跨立,双手拄剑于身前。宋小鸿还与老师共同创作完成了众多大型城市雕塑作品,比如山西阳泉高铁站大型历史群雕。

曾问宋小鸿最满意哪件作品,他想了想,笑了:下一个。

城市雕塑需要大家共同维护

杨晓光(秦皇岛)

城市雕塑被称为城市的“读城名片”。城市雕塑更是点缀我们“诗意栖居”之城靓丽风景线的神来之笔,一座座造型别致的雕塑落户公园绿地,为城市增加了诸多文化底蕴许多独特风韵。城市雕塑作为城市文明的象征,在提高市民的审美意识的同时,也向外来游客反映城市的公益属性和地域文化。许多著名城市的城雕作品在美化环境的同时,也已成为其城市或地区的标志与象征。如纽约的自由女神像、哥本哈根的美人鱼、新加坡的鱼尾狮等。法国美学大师亚瑟·裴特朗在他的《城市美学》一书中写道:“一座没有文化的城市无异于一片荒漠,没有雕塑的城市便是一个缺失精神内核的家园。”

如果能把城市的雕塑群保护好,那就是城市精神文明建设的最好彰显,就是城市文脉与精神的延承,就是对广大辛勤劳动者劳动硕果的保护。如果我们不懂得珍惜与爱护,就是不懂得尊重劳动者的创造。

在城市雕塑中,科学布局固然重要,科学合理地利用各种适合于雕塑的材质尤为重要。对于那些经不起风吹日晒的雕塑材料,需安置在比较避光和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对于那些经得起风吹日晒的石材雕塑作品,则可以与城市共担风雨、共享彩虹;对于那些容易腐蚀的铜质雕塑,应当科学地做好日常维护管理工作。如果不讲究科学方法,同样会使雕塑受到人为的损毁。

现在,部分雕塑屡遭人为破坏,对城市形象也带来负面影响,维修这些雕塑要花费不小的工夫,极大地浪费了人力物力。原本为街道“增色”的景观雕塑,如今却使街道“失色”不少。希望广大市民共同关注,关心、关爱这些城市雕塑,大家都行动起来进行监督,对那些破坏雕塑的行为及时给予谴责、制止并举报。

古人云“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保护城市雕塑既要靠广大市民的道德自律,又要靠科学严谨的管理体系建设来保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城市雕塑管理必须有奖惩分明的严格管理制度,对于不文明的“咸猪手”和恶意破坏的违法行为,则需要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只有通过多管齐下的立体化监管,才能使城市雕塑得到依法保护。

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