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评论/访谈>正文

瞿广慈谈艺术与品牌:雕塑是比较重的,糖果是很轻的

更新时间:2018-09-13 14:50:00 编辑:路旭霞 浏览量:73

继去年雕塑家向京个人回顾展“没有人替我看到”在沪举行,近日,向京、瞿广慈夫妇的艺术品牌“稀奇艺术”又以“幸福糖果屋”在上海展出。展览之际,“澎湃新闻”对话“稀奇艺术”创始人瞿广慈。他认为,能够被生活所用的艺术是高级的,但是作为艺术家去经营一个艺术品牌,是会遇到矛盾与撕裂的,要解决身份的冲突,必须在艺术和商业之间建起一座防火墙,“雕塑是比较重的,糖果是很轻的。”

2018第42届中国(上海)国际家具博览会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举办之际,知名艺术家向京、瞿广慈夫妇的艺术品牌稀奇艺术(X+Q Art),以一座粉红色的“幸福糖果屋”出现在展馆中,在清一色沉静色调的家具摆设中,这是一个颇能吸引人的展位。

blob.png

雕塑作品 《Baby赞》

稀奇艺术首次尝试以“甜”为灵感,搭建了一座“稀奇艺术幸福糖果屋”。展区将代表甜蜜与温暖的蛋糕和糖果元素,融入空间设计。

在幸福糖果屋的主展区,稀奇艺术将雕塑与超现实主义的艺术手法相结合,布置了五个不同的童话场景,让雕塑置于特定的空间内,演绎充满奇思妙想的童话故事。这五个场景分别是由稀奇艺术最新致敬经典系列的雕塑《小小思想者》为主演绎的“融化的夏天”;Baby系列作品《小骑士》所在的“粉红世界”;深受大家喜爱的《自由男神》的“蓝色小屋”;《天使比比》打造的“紫色的梦”,以及充满童趣回忆的《兔比比》“童年”。

blob.png

雕塑作品《兔比比》

在展览现场,还有三组稀奇艺术作品与蛋糕结合的艺术装置:寻找甜蜜的幸福、兔比比的奇幻之旅、天使狂想曲,它们成为展览现场的点睛之笔。代表着幸福寓意的兔女、带给人们快乐的天使系列作品,以及捧在手心里的艺术礼物Mini系列等,此次化身成为蛋糕上的点缀,一起展示在糖果屋的橱窗里。它们不再是冷冰冰的雕塑作品,而是美味可口的奶油小点心,期待观众的“品尝”。

除了展示空间,现场还首次开辟了一个独立的售卖空间。由艺术家向京为稀奇艺术创作的《我看到了幸福》系列再添新作。借此次展览之际,稀奇艺术现场发布《我看到了幸福——青橄榄》这一新款幸福兔女。

blob.png

展览现场

展览之际,有意思的是,由于现场的忙碌,对话中多次因为微信、来客、论坛安排而打断,而这种现代社会普遍的高度紧张、焦虑情绪,正是艺术家希望借由展出作品和这场展览的氛围来消解的。瞿广慈说:“我努力模仿快乐、轻盈的感觉。”

blob.png

作品局部

澎湃新闻:去年,您夫人向京女士的大型雕塑回顾展在上海举行,不到一年,夫妇二人的艺术品牌又在家博会展出,从纯艺术展览到生活化的商业展台,让人看到艺术与生活十分贴近,你是怎么看待艺术与生活的关系的?
瞿广慈:首先我觉得并不是艺术降格了才被生活所用,能够被生活所用的艺术是高级的,而且会越来越被大众接受。从某种角度上说,艺术是很民主的、国民的。让艺术与普通人的生活架构在一起,这已经成为一个课题。商业化,是一个方法,自然有它值得琢磨的地方。

我们的作品,不仅可以在家博会展出,也可以出现在礼品展、设计展,因为艺术围绕着生活的方方面面。家,毫无疑问是需要艺术入驻的地方,艺术可以演绎出“什么是幸福”。无论时代如何发展,生活变得空前物质化,大家仍会处于焦虑情绪中,焦虑正是由于“幸福”的缺乏。所以,借助艺术来演绎“幸福”、呈现“幸福”发生的变化、表达对“幸福”的理解。艺术家不仅是创作艺术品,他应该还是艺术的代言人。从卖艺术品到卖艺术、制造甜蜜和幸福的概念,这些和纯艺术一样,都值得创作和发挥。

blob.png

展览现场

澎湃新闻:这次的“幸福糖果屋”,色彩是甜甜的糖果色。这些色彩搭配、造型表现是不是刻意回避了更深层次的、只有作为艺术家才会在创作中直面的东西?
瞿广慈:毫无疑问,商业和艺术有很大差别。绝大多数人理解艺术,还是相对从比较视觉化的、听觉的、味觉的方面去感受。
澎湃新闻:艺术家创作是非常个人化的、情绪化的,转化为商品是另一种逻辑。你们是如何从过去的雕塑作品中选择某种形象,形成稀奇艺术的产品?

瞿广慈:虽然大家很愿意提到我们两位艺术家,但这个品牌已经是自己在生长。未来你看不到向京、瞿广慈,只有稀奇。做品牌,其实是比较矛盾和撕裂的,因为一件产品、一个品牌要简单、不言自明。
澎湃新闻:你说到矛盾和撕裂,那么同时面对艺术、商业两重身份,如何面对这种矛盾,又怎么解决冲突?

瞿广慈:艺术家和品牌之间是要有防火墙的。艺术和商业的差别在于,艺术是解决自己的痛点,产品是解决别人的痛点。艺术品往往是没有逻辑的,力量来自于主观的表达,甚至是无法理喻的情绪。产品,必须要有产品的属性。即便有些产品和艺术作品有相连性,但我们选择时倾向于更快乐的东西,或者从人性角度有普遍共鸣的作品,不仅我能强烈感觉到,也让你强烈感觉到。

blob.png

展览现场

另外,即便是同样作品,我们还是会去除某些元素,最终没有那么个性化、没有那么多艺术手法,或者说从产品角度更完善一点。艺术品是经常有意外的,因为艺术是独一份的,但是作为商业产品,不能有意外。产品,一做就是几千、几万个,容不下失败。一旦错误,会成千上万倍放大。
澎湃新闻:你曾说过,做商业会反哺艺术,工作中的愤怒也会激发灵感,转化为快乐。那么,在这批新产品创作中,是否有特别的来源?

瞿广慈:这次就是一间单纯、纯粹的糖果屋。我努力模仿快乐、轻盈的感觉。雕塑是比较重的,糖果是很轻的。
澎湃新闻:近些年,KAWS这样的潮牌在世界各地办展览,也来到过上海。伴随展览,它的手伴继续被带热。你如何评价国内外艺术和商业生态的发展情况? 

瞿广慈:欧洲人做事,往往会考虑成熟才开始着手,但亚洲,尤其是中国的发展速度,对西方的冲击还是挺大的,西方人会反过来向我们学习。他们一旦做,会做得很到位,这和过去的中国很像,真正的奢侈、高级,都很有时间性,这样的高级如同包浆一样。作为一个品牌,我们没有沉重的包袱,心态是比较开放的,很随性、甚至任性。向京和我可以为品牌站台,是基于艺术家的信誉和高度,让艺术为艺术品牌站台,这就是我们的逻辑。

efS6-hiycyfy0507769.jpg

展览现场

澎湃新闻:你觉得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收藏架上作品和雕塑,会带来怎样不同的体验,或者说为何要选择雕塑来收藏呢?
瞿广慈:在我们这里,稍微大一点的雕塑产品都是有版数的。我认为,收藏是从小开始的。年轻人或者小朋友,他对艺术的意识,是建立在不断看到的东西、反复的审美、挑战、认知和思考上的,从而形成自己的艺术观。一件小小的收藏,对艺术的理解,和他理解艺术的人生,是重要开始。雕塑很有意思,是可以把玩的。雕塑的大小决定了它和人的距离,彼此关系的远近。我的微信名字是“稀奇是条狗”。小狗靠在你身上,这个尺度、这个距离,小狗,仿佛是你的心理医生,提供一种治愈。同样,艺术品、雕塑,通过尺度的改变,也可以带来陪伴和治愈。

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