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艺术论文>正文

重塑华彩之魅——从中国传统彩塑谈本土雕塑教学体系建设

更新时间:2018-04-10 12:51:0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吕品昌 编辑:路旭霞 浏览量:195

延绵千余年的中国本土彩塑艺术,在中国传统雕塑艺术中占有重要地位,它与石窟石刻造像艺术代表了我国古代造型艺术的最高成就。廓清彩塑艺术特点,对于传承和建立本土雕塑教学体系而言,是一项固本清源的工作。厘清彩塑在民间的发展脉络、塑造技术的传承和风格嬗变,由技术层面推衍到技术背后的造型理念和空间观念的形成和发展,再由民间技法研究向学院教学体系转化,是重建民族化、本土化雕塑教学体系必须直面的问题。

MAIN201804041007000398948846014.jpeg

长治崇庆寺北宋普贤菩萨

  重建中国本土雕塑价值体系面临的困难因由众多,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一段时期以来国人对本民族文化的理解不够深刻,加上西方文化的影响,对文化的判断容易模糊;二是中国传统雕塑样式在当代文化语境下其主体身份是尴尬的,因为其题材过分依附宗教,制像主体主要依托民间力量,传统泥塑的表现形式、工艺技巧和使用材料不利于推介,它所承载的空间和表现的观念也渐渐远离都市生活,其独特的艺术感染力也被西方的雕塑样式和夺目的现代材料所遮掩;三是传承阵地的丧失。西方在15世纪就有专门的雕塑学院进行专门的人才培养和雕塑教学,而我国专门的学院雕塑教学到20世纪初才出现,之前的雕塑学习系统主要在民间,传授方式也是师徒传承,缺乏雕塑教学理论和科学培养方式的建构。种种原因,造成建立民族化、本土化雕塑教学的困境。

  值得庆幸的是,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中国早期的一批艺术教育家,便意识到中国现代雕塑教育和雕塑人才培养严重滞后于欧美诸国。滕固先生在1939年就提出金字塔式培养艺术专门人才的学院教育方略,提议在省立艺术专科学校下设雕塑科,在高级艺术教育设立美术学院雕塑科,呼吁艺术教育不要承袭陋习和徒事模仿舶来品。上世纪中叶开始,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就为建构中国本民族的雕塑教学体系做出努力探索,以刘开渠、滑田友、王临乙、曾竹韶等为代表的一批留学法国的雕塑家,他们的艺术观念和造型训练虽受惠于西方雕塑造型体系,但他们也深切感受到中国传统雕塑造型艺术的魅力,并在自己的创作中融入对民间石窟艺术和泥塑艺术研究的借鉴,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和社会影响。80年代,年逾八旬的曾竹韶还为建立中国雕塑博物馆多方奔走呼号,但由于多种原因,建设雕塑的民族传统研究一再搁浅。

MAIN201804041008000455062129535.jpeg

晋城青莲寺元代睡罗汉

  2006年中央美术学院受教育部委托,完成系统的本土雕塑教学体系课程建设课题,并在2009年成立以“中国传统雕塑研究”为教学方向的工作室。其主要课程是由传统的文化语境入手,从教学理法上进行深入系统的教学理念探讨和技术核心锤炼,形成特色鲜明的传统雕塑教育教学体系。这套教学体系与法国和早期苏联的雕塑教学体系共同组成了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现今的两个教学系统。

  在中国本土的彩塑艺术中,山西地区的寺庙彩塑留存最为经典也最为丰富,较为系统地反映了我国彩塑艺术的成就。近年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第六工作室和山西欧阳泥彩工作室这两个教学和艺术科研单位团结在一起,坚持田野考察研究和教学实践相结合,在传承中国本土彩塑、探索中国自己的雕塑教学体系方面积累了一些实验心得。在图像分析和文本整理方面,大到整体庙宇神殿等建筑物的形制和彩塑造像的风格特征研究,小到具体服饰、装饰纹样,他们都力图从理论、技法和造像观念上接近古人意图,努力传承这一传统艺术形式,让人们更加全面深刻地认识中国古代传统艺术之丰富与魅力。当然,在今天的时间维度下关于传统彩塑技法和理论的重建和解读,像历史考古一样去重新解释图像的历史和文献描绘的图景固然重要,但从创作方法论和教学体系的建构而言,恢复传统彩塑在当今的价值,从根本上确立传统彩塑在今天的话语地位,在传统的印迹中找到彩塑传统价值与当代审美取向的关联更为重要。只有拓展传统彩塑在当代雕塑创作和教学中的可能性,古人智慧和我国雕塑传统才能在今天发挥更好的作用。

MAIN201804041009000307595674236.jpeg

《心空境寂》景德镇陶瓷大学

  雕塑界同仁都在为“本土雕塑”教学体系建设而努力。据我所知,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把研究学习民族优秀遗产并逐步建立有民族特色的雕塑教学体系列为长远的教学目标,而中国美术学院、清华美术学院的雕塑系等都在各自的教学框架下展开传统雕塑考察和研究课程。在国内,有些综合艺术院校的雕塑专业相继认识到建立本土教学体系的重要性,也都开设了传统雕塑的研究课程并取得不错的教学效果。

  马一浮先生曾说:国家生命所系,实系于文化,而文化根本则在思想。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如果说在上世纪由于自身文化发展需要,我们被动地学习西方,那么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学习之后,今天我们出于建设中国先进文化的需要,应该把努力的重心从对西方文化的学习转移到传承、弘扬、开拓与创造民族文化上来。这是时代和文化发展的需要。作为培养雕塑人才的美术学院,更应该具有发展民族艺术的长远目光和自觉意识,逐步建立和完善我们本民族的雕塑价值体系和审美体系,这才是最积极的选择。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责任和使命感,有这样的自觉意识,坚定地走建设民族雕塑教学体系的道路,这将是我们大家共同的使命。

  (作者:吕品昌   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雕塑系主任)


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