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评论/访谈>正文

失忆于空域.遁形于隐迹一一题外之语

更新时间:2016-05-17 14:35:00 编辑:路旭霞 浏览量:782

西行三十余载,近年频返纽约与国内间,终日煞由介事忙累如狗。若不是大为和詹滢弟妹体贴煽诱即兴即行,亦难成全去秋结伴河北蔚县古道寻宗朝圣沐旅的数日悠闲。沉浸于饱览古刹胜迹仰止圣贤杰作之余,竟然好事成双,有幸与当年失之央美同窗受教之交臂的河北才子,当代著名雕塑家兴国学弟不期而遇。

"相见恨晚"实为早该交识者的专利。而此情于艺术家间的交识就更添另重梯次;因艺术家间的交往常有"先知其作后识其人"的辅陈,因此,即便初遇,亦似乎带着某种"故友重逢"的那份熟络与喜悦。我与兴囯学弟的交识正是如此!他对我的少作《月牙儿》近如数己珍,而我亦早在纽约就经由相关报导中窥见过兴国贤弟的部分早期人物雕塑创作;当年尽管未能对号入席,然其作品中所展现的深厚的造型功力、独到之表现手段、及别具亇性的激越情怀,均令我及几位同道印象深刻。此番途中隅遇直面其人,兴囯贤弟天性中的率性爽阔、大气热忱;笑谈中的言直意重、机锋敏彻,以及掩含在诙谐背后的那股清高;皆与他作品中彰显的洗练简括又深哲隐喻之特质通应契合。着实令我兴喜!      

今春受兴国夫妇盛邀再访河北都府,除续延去秋古胜寻宗之余兴,大为、詹滢、我,更有造访国兴工作室之愿!画册虽燃起我等浓厚兴致,但终有缺憾,尤其雕塑作品。而最能完整了解艺术品和艺术家的地方莫过于艺术家的工作室,那是艺术家作品中DNA之策源地。进入艺术家工作室便如同挿头接上电源:作品与环境,作品环境与作者,作品环境作者与观者所产生的多重关系;各自的灯同时亮起相互印照,坦荡赤裸无须言缀,一眼即明知根见底;这些信息与感受皆是在画册乃至画展中均不可得之的。         

兴国贤弟凭着足够的深厚功力,超群技艺及声誉地位,大可在传统雕塑领域座享其成。然而透过工作室内纷置杂陈的材媒试验,众多手稿和不同阶段的实验作品,足己拼构出一位自尊清明求新求变、求精求深的当代艺术家的层层裂变;以及由外在形式形态之表现,转向内省观照观念之表达的精神自觉。以"空域"、"失忆"、"遁形"、"隐迹、"等极具哲思的意象命名所作的系统性探索,兴国一以贯之以身体为宇宙生命之象喻载体,不断测衡其价值之度量与半径在时空里的演义与转换:虚与实、空与有、隐与显、得与失、忆与忘、阴与阳、形与灵⋯⋯;层层哲幻宇宇观照,已然超越了一般意义上艺术家与外部世界的形式对话;而是以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高度自觉所展开的与生命本体及宇宙本质的形上思辨!

形成此次展览的意念初始于去秋看到兴国贤弟画册的兴奋,而今春造访其工作室的当日,便拟定了展出的细节;"桥"画廊主持人大为贤弟真可谓眼光独具。并特邀极为了解兴国创作历程的中国当代著名评论家策展人,湖北美术馆付馆长冀少峰先生为该展持掌,并写出了高质量的评论好文;可见规格之高,视之所重。艺术家能做的皆已融注在其作品中了,尤为欣赏策展人匠心独具地将兴国近年极具探索性的四大系列"空域"、"失忆"、"遁形"、"隐迹"以并列的形式整体呈现;若单看其中各组,可能均会有某些简弱,但正因创作者是从综合思考的角度去平衡探索及整体实验的,因此展策与作品才如此相得益彰独具风姿!愿这一带有艺术探索及学术研究价值的展览,能予公众以启迪意义。

李全武 5月初于纽约


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

微博